主页 > M会生活 >人可以有多胖?

人可以有多胖?

来源:M会生活 2020-06-16 09:16:05

大象是哺乳类最大的动物,记录中的巨无霸大象重达七公吨,等同一百个成人。但是小小人类更厉害;四千年前印度河流域的人类已经开始抓大象、养大象。如今世界上还有15000头被人类驯养,担任苦工、动物园展示、表演、宗教仪式、作战等工作。驯养的象几乎都直接抓自野外,因为养育大象比养人还辛苦,繁殖时间太长;所以10到20岁的青少年象最受欢迎。全世界目前约有300只左右的动物园象,多数原本是孤儿象,养在动物园还算好事,因为野放不易。

随着保育声浪越来越高,动物园总想自行繁殖小象。可惜动物园的象普遍「性」趣不高--动物园里母大象不易发情,也不容易受孕。统计也发现动物园象比野象短少十年以上的寿命。

园区里其他动物也一样发生不健康,特别是那些在野外原生时活动度高的、觅食範围大的动物,例如长颈鹿;或是那些在猎食时需要快速追赶、脱险时需要奔逃急转的动物,例如美洲豹或羚羊等。它们一旦豢养在动物园就变得既生不多又活不久。

研究发现他们都变得肥胖。如果从小是园区养大的,还更明显;它们肌肉少而脂肪多,比起野外的同族小而胖。

我们或许会想:胖不好吗?野外动物又不是随时补得到猎物,体内多多储存些脂肪不是更安全吗?冬眠的北极熊就满身脂肪啊?「热量贮存够,才不会饿死」,不就是一般常识吗?

情形可能刚刚相反。对于活动度高、觅食範围大,或是需要追赶狩猎或逃脱被捕的动物,多贮存热量,反可能会饿死。

因为热量是以脂肪态贮存的,贮存热量多,代表每天揹着油袋在身上。揹着油袋自然跑不快;跑不快问题可大咧。

所以,精瘦才是有利的;精瘦的花豹追捕捉羚羊时跑得又快又久、拖猎物上树也很灵巧。另一方面,羚羊也必须精瘦;精瘦的羚羊在被花豹追赶时容易奔驰、转弯,顺利逃脱。肥胖的花豹,捕不到羚羊;肥胖的羚羊,活不到明天。这是物竞天择的筛选结果论:在丛林里,瘦的优于胖的。

所以不管花豹、狮子、老虎,吃饱了就停止猎食。每天贪吃多一只羚羊,等同揹一只羚羊跑;宁可接受食物不确定的事实而每天奔波捕猎,也不要过胖:因为找不到可以继续找,但追不到猎物不就看得到吃不到,更惨。这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道理。

那幺,身体如何保持精瘦的?

身体内有A分子,可甩去多余储存脂肪;然后有B分子来确保这个运作。A分子叫AMPK;B分子叫KSR2。

当热量来源过多时,A分子会促进脂肪燃烧、提升体温、将血糖搬进细胞内使用、活化内脏器官作业…;尽量消耗掉。基础代谢率提高了,于是精瘦。

有利于A分子活化的,像运动、健康感、好心情、血氧够,都是。所以健康年轻人多吃也不会胖,因为A分子活化。

但是A分子的活化还需要B分子的放行才会运作。在一些情况下,B分子是不放行的:例如饥荒,B分子便不放行,反而此时会压低基础代谢率,防止饿死。

现代人虽然没有饥荒,不过长期不运动、身体某处不健康、慢性疾病、慢性缺氧、循环不足、压力过大等,一样会导致B分子不放行。身体将代谢调成省电的模式,此时基础代谢率是低的。

换一句话说,基础代谢率是身体的一种工具,用来调控脂肪的堆积。

有这样的概念,就容易了解虚胖。虚胖,就是B分子不放行:无论如何都要存脂肪。有这样的概念,也容易明白急速减重后何以会复胖?

肥胖者若採用恶魔式断绝热量的摄取方式,以为可以逼身体燃烧堆积的脂肪,事实上是不通的,因为这样做违背了演化机制。不到一周身体就会感受出在自然界面临饥荒的情境,身体于是转成自救模式,B分子不让放行。B分子不放行的结果,基础代谢率变低、体内回收机制提升、内脏熄火,减重就进入所谓撞墙期。撞墙期其实最伤,因为内脏熄了火,健康受损害,进一步降低基础代谢率,恶性循环。体重再也减不下。

此时期的基础代谢率最低、吸收效率最高。

撞墙期后一旦开始吃起东西,可想而知复胖会有多快;因为身体会狂吸收、狂保留。不仅如此,复胖期所建立的脂肪,身体会视为禁脔;有了近期的危机经验,身体不会轻易释出库存。

魔鬼式的减重法,是违背演化的减重法,是越减越胖的减重法。嫌胖的现代人,如果伴有「长期不运动、身体某处不健康、慢性疾病、慢性缺氧、循环不足、压力过大」的背景状况,还傻傻这样做,像不像一步步迈入深潭?

那该怎幺做?

为胜之道,唯有欺敌,想法子让B分子放行:运动、提升健康感、末梢微循环提升、纾压、血氧够、改善慢性病…等状态,就能令B分子渐渐放行。仅仅减少进食,绝对不如欺敌有效。

其实一切都是为了能有效猎捕食物:顺着演化的逻辑走,自有健康的王道在。所以在一次大型演讲时,台下有人问说:现代人越来越胖,究竟会胖到甚幺程度?

我回答说:放心,再胖也胖不过觅食。

如此简洁,我怀疑他真听得懂?哈哈哈。

相关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