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生活小知识 >自闭儿藉画画纾缓不安的情绪

自闭儿藉画画纾缓不安的情绪

来源:生活小知识 2020-08-01 09:51:33
自闭儿藉画画纾缓不安的情绪今天的天气是阴还是晴?对陈爸爸和陈妈妈来说,每一天无风雨也无晴天。无时无刻照顾着章裕的日常生活,毫无怨言地带着章裕上课学画画,静静地看着章裕拿起画笔,画呀画,陈爸爸和陈妈妈就感到心满意足。“相信我的孩子是有希望的,我们再苦也不会放弃他。”家有自闭儿的陈妈妈说。章裕一生下来不笑也不闹,起初陈妈妈并不为意,一直到章裕2岁时还不会开口说话,无论怎样逗他,他都不会发出一点笑声,陈妈妈心生不妙,带章裕去看心理医生,后来被医生诊断为自闭症。发掘自闭儿优点“开始时心很痛,也不能接受,怎幺这会发生在章裕的身上呢?然而,事实却是如此,即使他有缺陷,始终还是我的孩子,我们没有放弃章裕,反而更加倍爱他、疼他。”章裕患有自闭症,陈爸爸和陈妈妈虽然忧虑他的未来,但章裕却是个贴心、会撒娇的孩子。“章裕虽然对人不理不睬,讲话也很白目,不过,他偶尔会撒娇,尽量表达他的想法,常常让我们感到很窝心。”“章裕非常好奇好动,总爱到处摸索,他2岁时我发现他很喜欢涂鸦,眼睛也爱盯着电视机看,一看见颜色鲜艳的画面,他就特别专注,然后就在纸上乱涂的,非常有趣。”这个发现,让陈爸爸和陈妈妈燃起了一线希望,往后他们更加留意章裕的一举一动,一旦章裕在涂鸦时,他们就会在身边给予提醒,好让他能透过不同角度去学习。“这段期间我们发现章裕的记忆力很强,他所看过的图像,只要是他感到兴趣的,他都能记下来,之后会凭着记忆画出来。从这时候开始,画画已成为章裕生活的一部份。”章裕爱涂鸦的阶段一直维持到7岁,陈妈妈想让章裕有一些模仿学习的对象,于是安排他到绘画中心学习画画。“因为章裕与别的小孩不同,不说话加上有情绪障碍,老师都束手无策,无法将他融入上课情境,之后都没找到适合章裕的学校。”此后,章裕就一直待在家中,自己涂涂画画。想像力很强陈妈妈无奈地表示,章裕虽不爱与外界接触,不过他的想像力非常强。“他很喜欢模仿,看见自己喜欢的卡通人物,又或者听到很喜欢的流行音乐,就会懂得藉画画抒发的自己的情绪,在纸上涂涂画画以表达自己的心声。”章裕长大至17岁时,在机缘巧合下,陈妈妈遇见了本地着名画家叶逢仪,没想到叶逢仪竟是他们的远房亲戚,于是,陈妈妈就请求叶逢仪教导章裕绘画。从那时候起,章裕便开始接触正统的绘画指导,经过一年的学习,章裕似乎慢慢在绘画中安定了他自己的情绪。这几年来,章裕也参与许多绘画活动,比如前阵子由马大医疗中心精神医学院所主办的“生命的想法”艺术展。在此展览中,就展出了多幅由章裕所画的图画,并获得很好的迴响。绘画让心情平静问及陈妈妈章裕的画是否表达了一些特别的涵意?陈妈妈说,章裕的画有着他独特的想法,像是“My Favourite5 Hero”画的是章裕最喜欢模仿的卡通人物。“章裕将他画得非常清晰和鲜艳,这意味着章裕亦想和他一样,希望更多人留意他。至于‘The Unity of Malaysia’画的是三大民族手拉手,也代表着章裕知道人们要和睦共处并相亲相爱。”陈妈妈也说,章裕画的画可以轻易分辨他的心情好坏,同时,通过绘画可以让他的心情平静下来。“章裕不善于社交,但接受了密集的绘画治疗,情况已改善许多。虽然还有自闭倾向,但他能通过画画表达自己。这也证明了艺术治疗真的可以帮助改善他的病情,绘画治疗有助于让章裕集中专注力,目前我都定时让章裕跟随叶逢仪学习绘画。”陈爸爸和陈妈妈对章裕的期待是希望他的自闭症能早日稳定下来,并希望以章裕的情况,能启发更多的人。从小展露画画天赋家人包容最大力量章裕在自闭世界创造色彩梦想,他的导师叶逢仪功不可没。叶逢仪透露,章裕话不多,但自觉性强,创造力也充沛,幼小时就展露画画的天赋。“教导自闭症的小孩,是需要更多的耐心,还要不断地给予鼓励,加强他们的信心,最重要的是给予他们自由发挥的空间。”叶逢仪指出,教章裕画画之初,我是以中国水墨画的方式教他,比如怎样握毛笔构图、颜色搭配等,好让他对画画有基本概念。至于题材围绕在章裕成长生活中所见的场景与人物,有时还会让他自由发挥,偶尔还会带他去看画展,让他吸收一些新知识。”他也认同说,绘画治疗确实对精神疾病患者的病情有帮助,因为病患无法用语言表达情绪,画画是一个很好的表达管道,而且,双亲的包容也是病患最大的支持力量。”如果正确诊断治疗精神病可正常生活精神病是一个含义广泛的专门名词,程度从自闭症、忧郁症、躁郁症到精神分裂症。人们一般上都有一种错误的观念,以为精神病患者都是具侵略性及有暴力倾向的,也因为这些错误观念,让许多精神病患者难以在社会上立足。因此,教育社会大众有关精神疾病的真实情况,以协助精神疾病患者康复,同时凭靠正确的诊断和治疗,患者将得以回归社区,重新过正常生活。香港青山医院精神科高级医生范德颖指出,精神病患者的其中一个重要诊断和治疗方式就是使用艺术表达,当语言难以表达他们的精神状态时,而社会大众也拒绝以开明的心态聆听他们的感受时,透过绘画将可以真实地表达他们的内心世界。创作助安抚情绪范德颖医生此次是受马大医疗中心精神医学院的邀请,出席“生命的想法”艺术展览。他说,在艺术展中,多数精神病患创作者虽未曾接受正统训练,但作品中的色彩表现、构图与内容却反应出其内心世界。同时,藉由此画展,也能让社会大众更加了解与接纳他们。范德颖表示,创作对患者而言是一种治疗方式,它有助于安抚他们反覆不稳定的情绪,让他们专注在自己的创作上,慢慢的帮助他们把愤怒的情绪和感觉表达在创作上。“艺术创作让患者多了一份参与感,让他们减轻压力、恐惧和不安,也给予他们自由的感觉。而且,在创作的过程中还可培养他们的社交能力,帮助他们建立自信心。”他指出,艺术治疗近年来才在香港逐渐受到重视,各大医院都开设音乐、美术等艺术治疗,并与病患相互结合。而在大马也开始推行这种艺术治疗,也是精神健康醒觉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要建立互信关係治疗病患才有效观者要如何才能分析或看懂精神病患的图画或作品?是否剖析病患的艺术创作就能达到艺术治疗的目的?面对这些问号,范德颖医生一一作出解释。他说,治疗要有效果常常取决于病患与治疗医生之间的互动和关係的建立。“治疗医生会引导病患进行画图、剪贴等艺术创作,藉着非语言的,又或者是较不具威胁性的方法来了解彼此,建立互信的关係,同时藉着作品来找出盲点,一但关係建立,沟通方式无碍,治疗才能真正开始。事实上,艺术治疗还是一种辅助性的治疗,患者还得配合药物和其他疗程。”另外,范德颖也补充,同一病种的患者所画的东西常有相似之处,比如精神病患一般上笔法有劲,颜色鲜艳,而忧郁症患者的画则色彩较暗淡,给人一种悲伤的感觉。/副刊•报导:程贝儿•2007.08.21

相关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