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心生活 >巴勒斯坦哀歌-加萨到西岸咫尺天涯18年,再见就是永别

巴勒斯坦哀歌-加萨到西岸咫尺天涯18年,再见就是永别

来源:N心生活 2020-07-08 01:25:28

1996年,我的巴勒斯坦朋友默罕莫德从加萨走廊只身搬到到西岸,因为非法滞留,一直无法在西岸取得合法的身分。

巴勒斯坦哀歌-加萨到西岸咫尺天涯18年,再见就是永别

因为以色列佔领的关係,巴勒斯坦人没有迁徙移动的自由。所以他不仅不能回到加萨探望他的家人,就连移动到其他城市都很困难。他曾经跟我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带着他的老婆去度蜜月、带着他三个女儿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哪里都好!

今年四月,他的父亲从加萨走廊到特拉维夫做开心手术,他才有机会第一次拿到合法的身分证,得以到特拉维夫见他病榻上的父亲一面。

巴勒斯坦哀歌-加萨到西岸咫尺天涯18年,再见就是永别 默罕莫德与他的父亲在特拉维夫

十八年没见,再见就是永别,他的父亲于今年六月底病逝。

六月,他带着父亲的遗体,重新踏上加萨故土,回到他成长的家乡。十八年了,他的母亲已经老迈,他也早已长大成人,但他还是像十八年前一样,在他长大的老房子里,偎在他母亲的怀里,像个小孩。

巴勒斯坦哀歌-加萨到西岸咫尺天涯18年,再见就是永别

七月六日早上,他离开了加萨、他的家人、他的故乡。

当天晚上,战争就开始了。

下次再见到家人,居然是在新闻片段中,影片中受访的男女,就是他的手足,那一堆被炸成碎片的废墟,就是他成长的家,就是他躺在母亲怀里的那个地方。

巴勒斯坦哀歌-加萨到西岸咫尺天涯18年,再见就是永别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ENLv0qjWTU]

她的妹妹阿兰(Ahlam)在战争来时怀孕足月,到医院生产。分娩完不到一个小时,医院的人跟她说她必须离开,因为医院里有太多伤患要处理了,没有多余的空间让孕妇休息。

十个小时后,空袭警报来了。在匆忙之中,尚未复原的她,带着襁褓中的婴儿,什幺都还来不及带就逃走了。

至少活下来了。

但是他的哥哥塔拉(Talal)的两个小男孩,却死于一场空袭。

他们与七十岁的母亲,现在被安置在加萨北部Jabaliya难民营的联合国学校(UNRWA School),无家可归。

这还不是最糟的,他们离开的时候什幺都来不及带,难民营里食物与水源供给都非常克难,得要好几天才能洗一次澡,衣服也只有那一件。七十岁的母亲与一天大的婴儿每天一起挨饿。

加萨地区失业率高达百分之六十,有工作的人,还能去买买食物果腹,买点衣服保暖、换洗,但他的一家人,是百分之六十里的一部份。

即使知道我一点都不懂阿拉伯话,默罕莫德还是一直传送新闻片段给我,绝望的像抱着浮木一样,重複说着这些悲剧。

我看着他接受电视採访,即使一句话都听不懂,仍然感受得到镜头里的悲伤、焦急与不知所措。
巴勒斯坦哀歌-加萨到西岸咫尺天涯18年,再见就是永别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hjSGfKyMpw]

他说,他不知道战争何时会结束,他只希望能够帮助家人,送点钱、食物、衣服过去,让七十岁的老妈妈舒服一点,让刚生产完的妹妹能够好过一点,让不断哭闹的小婴儿能够…… 我不知道,出生在战火绵延的加萨婴儿,能够怎样……

我可能还需要再赚多一点钱,等战争一结束,才能赶快帮我妈妈还有我的家人重建家园。

然后是一声好长好长的叹气。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在电话这头听他的沉默。

在挂掉电话之前,他说:「Insha’Allah… (如果真主这样安排的话)」

这是我的朋友穆罕默德和他的家人的故事。这是巴勒斯坦人的故事。谢谢大家看完这个故事,这故事只是巴勒斯坦人的缩影。

我想起电影卢安达饭店里最真实也最残忍的一幕。

战争还在继续中,但是脸书上,已经少见朋友继续关注以巴冲突的分享了,取而代之的是更血腥、更能吸引观众注意的伊斯兰国(IS)难民、断头与屠杀。

有时候,我有一些错觉,好像这些远方的战火,只是一齣又一齣的好莱坞电影。

我不想要默罕莫德的故事,只是搭配晚餐的新闻画面。我讨厌自己的无能为力…

我问一位嫁到以色列的中国朋友,有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让外界把物资和捐款直接送到难民营给需要帮助的朋友,她说目前的物资也都是送到联合国的UNRWA学校,但是在作战期间,这些资源会被挪用到前线,难民未必能够得到救助。以色列也有人道救援团体,但是几天前以色列向加萨输送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的关口keren crossing遭到砲击, 导致物资运输暂停。

我该如何帮你呢,我的朋友?

本文经作者同意,转载自人助旅行粉丝团,更多文章请至部落格

巴勒斯坦哀歌-加萨到西岸咫尺天涯18年,再见就是永别

相关热门推荐